海棠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保护我方族长 > 第两百五十三章 守哲小院!决定人族历史会晤
    保护我方族长 作者:傲无常

    



    第两百五十三章 守哲小院!决定人族历史会晤



    ……

    “镇定一点。”王珑烟一眼瞪了过去,“你现在好歹也是个皇太子。”

    “是是是,若冰说得对,镇定,我要镇定。”申屠景明深呼吸了好几下,才勉强恢复了一点镇定,看向王守哲的眼神却仍是充满了异样,“守哲兄,你这莫非是在和我开玩笑?干掉魔尊……这事儿……是不是有些离谱了?”

    “有什么离谱不离谱的?”王珑烟没好气道,“守哲说能干掉,那就一定能干掉。你就问问你自己的态度就行了。莫非,你还对魔尊有什么幻想?”

    一直以来,她就对王守哲有着盲目的信任。而这份信任,正是建立在守哲一次次的算无遗策,一次次地将敌人摁在地上摩擦之上。

    “我当然是支持若冰了。我也觉得魔尊那老家伙太过份了,着实不是个好东西,干掉他我没啥意见。”申屠景明忙不迭摆明了自己的态度,心头却仍是有些发虚,“不过,这件事情太大了,我做不了主。恐怕得请示一下那个老家,咳咳,老祖宗。”

    “那是自然。”王守哲笑道,“既如此,就劳烦景明兄将魔皇陛下请过来吧。”

    “好好好,我这就请。”

    申屠景明当即就掏出了魔皇令,二话不说将其启动。

    下一瞬。

    一道道的红莲魔焰升腾而起,浩瀚的能量如旋涡般汇聚,转瞬之间就凌空凝聚出了一具威风凛凛的魔皇之躯。

    大概是因为直接从域外被召唤而来,此刻的魔皇一身戎装,黑色的甲胃上缠绕着炽烈的火焰纹路,颇有一股披靡绝世的无尽霸气。

    强横无比的真魔威压也随着他的出现席卷而出,瞬间充斥了整个小院。

    “景明,你遭遇了什么危险?为何要启动魔皇令?”魔皇负手而立,犀利的眼神扫向四周,一副随时准备战斗的样子。

    “老祖宗,这位是王氏守哲家主,他要找您谈点事儿。”申屠景明肃容起身行礼,解释了一下眼前的情况。

    在外人面前,他还是很给魔皇面子的。

    可魔皇却好悬没被气死。

    他祭炼一枚魔皇令得花极大的功夫,消耗海量的真魔之气,还得分出一缕神魂在内,这玩意儿都是给重要的年轻一代以防万一保命用的。

    可这兔崽子倒好,就为了找他谈点事,居然就直接消耗了一枚魔皇令,当他的魔皇令不要钱怎的?

    真是恨不得掐死这个败家仔拉倒~

    “守哲见过魔皇陛下。”

    王守哲微微拱手行礼,一旁的王富贵,王珑烟也纷纷上前见礼,唯有在一旁陪坐的大妇柳若蓝,眼眸扫过魔皇投影之时,眼底泛起了异样的光芒,隐约有些跃跃欲试。

    “守哲家主?原来你就是昭玉信件中经常提到的守哲家主,果然是器宇轩昂,人中龙凤。”

    见王守哲等人开口,赤狱魔皇也暂且按下了收拾申屠景明一顿的想法,转而饶有兴致地打量起了王守哲。

    能培养出王璎璇、王富贵这样出色的孩子们,这老祖宗怕是也不简单。

    不过,对赤狱魔皇而言,王守哲再怎么出色也终究只是一个小辈,视角也是俯瞰。

    “老祖宗,我先和您说一下守哲家主的意思。”申屠景明赶忙把赤狱魔皇拉到一旁,窸窸窣窣地说了一通。

    魔皇的眼神迅速变得诡异起来。

    他已经尽可能维持住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态度了,眼角却依旧控制不住地抽搐不已:“守哲家主想要干掉魔尊?”

    他侧目不已,看向王守哲的目光都变得十分诡异,迷茫中透着质疑,质疑中又透着不信任:“就算你能凑齐干掉晁千错的人马,可那老家伙素来狡诈多疑,你凭什么能让他上钩?”

    干掉魔尊?

    呵呵,凭什么啊?他赤狱魔皇也想干掉他来着,可是那可能吗?

    “魔皇陛下,我自然有自己的手段和把握。”王守哲早猜到了魔皇会是这种反应,自然不会在意他的质疑,只是澹然道,“此事一两句话说不清楚。既然您都来了,那就把仙皇也请过来,大家一起商讨些后续事宜。”

    说着,王守哲瞟了一眼王富贵。

    王富贵会意,也是掏出了一枚仙皇令。

    启动仙皇令后,一道道绚丽的仙灵之气当即澎湃而出,顷刻间汇聚成了一道曼妙的身影。

    正是仙皇投影。

    这会儿的仙皇似乎是刚上完朝的样子,身上仍穿着那一身鎏金的帝皇冠冕,显得雍容华贵,大气威严,尽显女皇本色。

    因着她的出现,王守哲这个朴素的小院都彷佛多了几分贵气。

    “富贵可是……”

    仙皇刚一降临,正准备跟富贵打招呼,结果一眼就瞅到了魔皇投影,脸色当即就是一沉:“赤狱,原来是你这个老东西来惹事。”

    话落,一股恐怖的威压轰然爆发,当头就朝他压了过去。

    “穆云!”魔皇被气得差点爆粗口,当即也是暴起一股气势与之相抗衡,怒道,“别以为你晋升了真仙中期,就可以不把本皇放在眼里,动不动就威压本皇了。都是投影,本皇还怕了你不成?”

    “赤狱,本皇就是拳头大手臂粗,威压你怎么了?你有能耐,也晋升中期啊!”穆云仙皇晋升中期后,的确是小脾气暴涨,当即冷笑着加强了威压气势。

    “你……”

    魔皇被气得不轻,却也对此无可奈何。

    没办法,一对一单挑的话,中期打初期的优势太大了。以前仙皇没晋升中期的时候,他还能凭借着实力和仙皇周旋一阵,如今却几乎是被压着打,真打起来绝对是他挨揍。

    眼见着差不多了,王守哲这才拱手说:“仙皇陛下,魔皇终究是客人,您还是先收手吧。”

    仙皇看了王守哲一眼,明艳的脸上蓦地露出了一抹笑容:“守哲公子开口,妾身自然领命。”

    说罢,她将气势一收,身形一展,便瞬间落在了王守哲身侧。

    领命?

    魔皇一口气才刚松下来,就被仙皇的语气给吓到了。

    他狐疑不定地看着落后了半个身位站立的仙皇:“穆云,你何必对这小辈如此客气?”

    说客气,那都是客气了。

    穆云仙皇对那王守哲的态度,竟似有几分敬畏,隐约显现出了些下位者的姿态。

    “你懂什么?口气对公子客气点,否则别怪本皇不留情面。”穆云仙皇冷哼了一声,对魔皇没有半点客气,彷佛她的好声好气只对王守哲一人。

    呃……

    王守哲一阵无语。

    自从上一次装过一次主仆之后,不知仙皇陛下是玩心太重还是入戏太深,动不动就称呼他为“公子”……

    蓦地,王守哲后背一阵凉飕飕的。

    他抬眼一扫,就见柳若蓝正坐在不远处,笑眯眯地看着他和穆云仙皇,眼神玩味而深邃。

    “咳咳!”

    王守哲忙不迭转移话题:“仙皇、魔皇两位陛下,咱们还是先来谈一谈魔尊的事情吧。如今人族局势,已经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仙魔两朝共同抵御魔界已是不可扭转的大趋势。”

    “但是偏偏魔尊,却依旧是逆势而行,非但主动挑起人族内部战争,还意图置我王氏于死地。”

    “没错,晁千错不除,人族休想安宁。”仙皇也是冷笑不迭,“守哲公子若有需要,穆云可出动本尊供你驱使。”

    “可是……”魔皇终究还有犹豫,“晁千错终究是我魔朝两大真魔之一,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其实,我也想留晁千错一命,毕竟真仙真魔级的战力对人族来说至关重要,多一个便多一份力量。”王守哲叹息了一声,“只可惜,我已经给过他机会了,他并没有反省和把握住。”

    这三十年,既是留给王氏备战的时间,同样也是留给魔尊的思考时间。但凡魔尊能放弃野心,不再主动挑事,他自然也不会主动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