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 > 第285章 最靓的仔
    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 作者:陈词懒调

    



    第285章 最靓的仔



    早晨,风羿在那张拼接的圆饼床上醒来。

    变成原形舒展了一晚上,果然神清气爽!

    一时不想起床。

    再继续躺会儿。

    鼻间闻到的气味有些陌生。有些是房屋改建材料的气味,有些是屋子外面环境的气味,随着风吹进屋里。

    来自屋外环境的气味并不难闻,钺山附近本就有很多生态景区和保护区,而小区附近,绿化如今也做得很好,野生态大自然的气味,掺杂着人类活动的各种气息,竟也有种和谐感。

    风羿想着以前的一些事儿,回过神,终于感觉到脑袋下方枕着的触感不对。

    是睡着睡着又跑到脑袋下面的尾巴尖。

    “啧。”

    尾巴有它自己的想法。

    动动尾巴,挪远点儿。

    本想再继续眯一会儿,但是,来自食物的气味,勾得风羿心痒。

    踟蹰的睡意被饥饿强势挤走。

    “起床!吃饭!”

    吃饭最大!

    风羿来劲了。

    就是可惜这个临时居住的地方空间不大,起床的姿势不能用甩尾式。

    从床上爬下,沉重结实的尾巴落在地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风羿仔细感受了一下地板的震动,满意地点点头。

    “改建得还不错。”

    要是换这房子以前的装修建材,一般的瓷砖或者木地板,可能会直接碎裂吧。

    快速洗漱收拾,重回拟态,换了套居家休闲的衣服,风羿走出房间。

    早餐已经准备好,小甲负责的。

    这个工作小甲比小丁更熟练,他更清楚风羿的食量和喜好。

    小丙不在身边的时候,小甲兼职厨师,打两份工赚双份钱。

    小甲下厨,味道控制比不上小丙这种专业的人才,但风羿更喜欢哪种菜、什么肉、哪个部位的肉,小甲都有一定了解。

    小甲也是按照平时风羿起床的时间来准备食物,风羿走出房间的时候,早餐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

    小丁见状,将风羿的早餐端出来。

    下厨他比不上小甲,平时在老板面前露脸的时间也没有优势,难得在这儿,小丁当然得表现得积极些。

    安静且高效地用完早餐。

    小丁带着风羿给他的岩石前往阳城。小戊医生已经私下里给他发了好几条催促的信息了。

    风羿换了身运动休闲装,带着帽子和眼镜,出门在附近遛一圈。

    好一段时间没回来,这附近的变动较大。

    风羿在小区侧门看到了一块特别显眼的【本小区入选城市园区生物多样性案例】标牌。

    周边配套建设与一年前已经截然不同。

    小天鹅跑这儿越冬,带来了诸多改变。

    钺山附近细划了一些区域,哪些是保护区域,哪些是公众游玩区域,都有标明,也立了指示牌。

    一些新的生态建设计划还在继续进行中,附近各个小区的管理也更加规范。

    去年还有小孩偷偷在河边找野鸟蛋和老鳖,今年是绝对不允许的,时常有人在河段巡查。

    不知是否因为再次治理过,小区旁边的这条河,水质比去年更好。

    至于河水中,去年被风羿拖上了一条大鲶鱼之后,联保局和本地的有关部门相继对各个河段进行过数次搜寻,到今年五月份,陆续发现过几条大小不等的入侵种鲶鱼。

    周围的居民都很赞同这种做法,毕竟,就算没有环保意识也会有危机意识,家里有小孩的,有宠物的,都会担心河里突然冲出来一条大鱼。

    风羿在附近溜达一会儿,又沿着钺山一带小跑,看看这片区域的变化,顺带消消食。

    天气不错,外出游玩散心的人也不少,风羿在其中并不显眼。

    临近中午时返回,在家用完午饭,风羿外出会友。

    没开车,刷了个共享单车骑出去。

    不赶时间,没别的任务,好好看看离开的大半年时间里这个城市的变化。

    从城郊一直到市中心区域,路有些远,但风羿并不感觉到累。

    说实在的,只要吃饱了,这点运动量完全没负担。

    在瑢城,除了城郊那套小别墅,风羿在城区内环还有一套电梯房。

    这是他大学期间赚钱买到的,人生第一套独属于自己的房子。

    虽然没住了,但也没打算卖。

    骑车到小区外面,将单车停到指定区域。

    没急着进小区,风羿看向小区外的【吉祥茶苑】,压了压帽檐,推开店铺的玻璃门走进去。

    跟去年相比,店内多了个外卖专用区。

    年轻的店主吴吉正在帮忙打包,视线时不时往门口瞟。

    见风羿进来,吴吉面上一喜,又很快敛下,给风羿使了个眼色。

    快速将手上的一份外卖打包好,吴吉跟外卖窗口的员工说了声“有事先离开会儿”,便走到一边,领着风羿往室内一个雅间。

    没有其他人,说话就很随意了。

    虽然许久未见,但平时网上都有联系。

    “坐,来点小零食,桌上这些都是今天出炉的。”

    吴吉将桌上一个雅致的竹篮打开,提前准备好的几碟点心端出来,又拎着茶壶倒上两杯茶,给风羿递过去一杯。

    “生意挺好。”风羿刚才在店外看到来来往往的外卖骑手,就知道吴吉这里生意很不错。

    吴吉哈哈笑道:“这还得多谢你,要不然,周围那么多类似的店,我就算经营好,也捞不到这么多客户。”

    风羿在网上火了之后,来店里的人陡增。

    倒不是吴吉主动宣传,而是,风羿这个长相,小区部分业主有印象,风羿在网上火了之后就认出来了,没多久这信息就在网上被人扒出来。

    不少探店的人跟吴吉打听风羿的消息,吴吉没透露。再说了,风羿的事他也真的了解不多,尤其是风羿去阳城之后,知道的就更少了。

    后来探店的人都知道风羿住在阳城,基本不在这边住,也就渐渐没人再关注瑢城这边的住址。不过,吴吉的店铺倒是小火了一把,也是他抓住机会,商品的质量和营销方面都用了心。

    风羿从背包里拿出两罐茶叶:“长辈送的,他自己炒的茶,给你和钱飞扬都带了两盒。”

    哑叔今年送了风羿不少茶叶,但他平时不怎么喝。管家倒是喝,但不多。

    跟风羿第一次喝的那种茶叶不同,这次哑叔送的是包装好的那种,一看就是批量做的。每罐不大,做了个好看的包装盒。

    风羿留了些给小甲他们,这次把小丁叫过来瑢城,让他带了几盒来送人。

    吴吉赶紧将茶叶接过来,“哎这个我馋好久了,可惜你那位长辈不卖。”

    将茶叶罐小心放好,吴吉的目光在风羿脸上停留片刻,不甘心地道:“真跟网上说的一样,你在山里呆好多天都不黑的!”

    单论外形,风羿跟去年离开瑢城之前,没多大改变,但给吴吉的感觉却不一样了。

    说不出哪里不一样,他就是觉得,面前的风羿,人还是那个人,但跟以前不同。

    或许是因为大半年没见,变陌生了?

    压下心中那点奇怪的心理,吴吉跟风羿聊了会儿近况,再次吐槽小区的老鼠。

    “时不时来骚扰一波,前两天社区再次组织灭鼠,才清净了些。我爸妈觉得烦心,报了个旅行团出门玩去了。要不是店里的事走不开,不能全部抛给员工,我也想跟他们一起出去玩!”

    风羿问:“一直这样?”

    吴吉摇头,“也不是一直。去年几次大型灭鼠之后好很多了,只是今年它们又有崛起之势,估计还得来几波大型灭鼠行动。”

    想到风羿现在的职业,吴吉又笑道:“老鼠多,吃老鼠的也出现过。有个小区还发现蛇了呢。找了消防的人来抓的,说是无毒蛇,但也让附近各小区的人紧张,晚上遛弯看到地上的麻绳都能吓一跳。不是谁都有你那胆子的。”

    现在说起蛇,吴吉还能清楚记得风羿当初一把抓住条大毒蛇的情形。

    风羿离开瑢城之后,吴吉自己再和朋友们去钓鱼,都不敢往草丛较厚的地方去。再遇到毒蛇,身边可没一个能抓毒蛇的高手。

    “不止蛇。咱们社区,靠近公园那边的一条街,有个临街商铺的老板买了大捕鼠笼,隔几天发现笼子里关了一只黄鼠狼,赶紧又给放走,让它去多吃点老鼠。还有人在公园那边看到过野猫追杀黄鼠狼呢!”

    “又有野猫了?”风羿说。

    “一直有啊。有些人养着养着就把猫扔了,社区每年都得处理几次。”吴吉说着,记起什么,问道,“你在瑢城期间就住钺山那边的别墅?这边的电梯房还住吗?”

    “不住。怎么?”风羿问。

    “需不需要帮忙打理屋子?咱小区有业主说,出去一段时间回来,家里多了窝老鼠,气得找人去做消杀。久不居住,还是得时不时有人看一下,就算没老鼠,万一哪儿漏水或者其他问题,也能尽快解决。”

    “行,我待会先去看看。”

    风羿不是担心老鼠,他屋子门窗关好,防得住老鼠,但也正如吴吉说的,没老鼠,也可能会出现其他不可预料的问题,隔段时间让人看看也好。

    聊了会儿,店里员工找吴吉有事。

    “你先忙吧,我进小区里面看看,再去找钱飞扬。”风羿说。

    “我忙过下午这个高峰期就可以了。那过会儿见。”吴吉起身。

    “好。”

    风羿约了吴吉和钱飞扬晚上聚餐。

    “等会儿!”

    吴吉叫住风羿,离开片刻又进来,手里拎着个纸盒。

    店里专门定制的那种带提手的纸盒,盒上印有logo和店名信息,专用来打包的。

    “下午茶点心,你带着和钱飞扬一起吃。”吴吉探头看了看店里店外的外卖骑手和客人们,朝风羿招手,“从后门走。”

    店里的员工正忙着,见老板带了个人往店铺后门那边走,也没在意,平时如果店里人多,老板也会带着亲友往后门走。

    只是,等人离开之后,有店员心中闪过一个想法,回忆刚才看到的那个身影……难道是?

    风羿已经拎着零食进小区,先去自己的那套房看了看。

    久不居住,有股气味。

    窗户打开,拉拢金刚纱窗,通风又防鼠虫。

    等离开时再回来把窗户关上,以防天气变化,雨水冲进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