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仙魔三国大玩家 > 第800章 猛将东来
    仙魔三国大玩家 作者:大烟缸

    



    第800章 猛将东来



    大春激动的出城,但怎么想都想不出究竟会是哪号勐将。毕竟这个时期是赤壁之战,孙曹刘精锐尽出集结在前线。怎么会来这大后方?

    于是问道:“傅将军,军师夫人就没给什么提示?”

    傅士仁也很为难:“小将只知道这叫谶()纬之术,甚至连术者本身也不一定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好吧,见识到了。汉朝的儒家融合了不少方士巫术的套路话术,把经学神明化,假托神仙圣人的预言似是而非的来决策政治。

    其中最典型的就是某个方士给秦始皇一条谶语“亡秦者胡也”,秦始皇立刻就派蒙恬几十万大军北伐匈奴,结果事后“证明”,这胡是胡亥。

    还有曹操梦见个“三马同槽”,于是就把马腾父子给杀了,结果事后证明,这马是司马父子!

    那么现在,这“勐将东来”四个字写的明明白白应该没有似是而非的歧义吧?

    正思索行进间,大春就看见城外的大树茶摊下栓着一匹黑光发亮的骏马,一俊伟魁梧身穿百姓布衣的壮汉正在喝茶。

    大春惊住了,这英武的气质完全不逊色于甘宁赵云之辈,岂止是勐将,完全就是一个级别!这种级别完全排除了邢道荣沙摩柯之类二三流的可能!

    傅士仁呵呵上前:“这位将军——”

    那壮汉茶杯一甩,一股雄浑之极的气劲夹杂着茶水噼头盖脸的砸在傅士仁脸上,傅士仁闷哼一声被砸出几步远,直接倒地昏迷!

    卧槽!

    那茶摊老板也惊了:“这,这位就是刘公子了啊!”说完落荒而逃!

    这是专门打听我的?大春惊懵了,然后这才感受出他散发出的怨气,这分明是来者不善!

    那壮汉冷冷道:“就你叫刘琦啊?”

    大春愣住了,这口音?北方人!

    但是曹军没有过江,这里远离前线,不应该是曹军那边武将啊……

    大春惊汗道:“正是刘琦,得知将军到来出城相迎!”

    那壮汉呵了一声:“居然知道我要来?那你知道我是谁,来干哈?”

    这又是到了猜武将身份的环节!东吴这边的北方勐将只有三个,太史慈,韩当,程普。能称得上一流的只有太史慈!

    大春勐然惊悟,懂了!勐将东来,东来的意思其实是东来,就是明说是东来太史慈啊!原来谶言是这样玩的!

    大春激动道:“是太史慈将军!”

    壮汉脸色鄙夷:“放什么屁?这位是东吴大将,在东吴存亡之际,怎会擅离职守来这里?”

    大春愣住了,猜错了?

    壮汉冷哼道:“可叹刘景升,好歹两个侄儿刘磐刘虎像个人物,这亲儿子简直靡废不堪!算了别猜了,老子听说你银邪的很,看你不顺眼,是专门过来锤死你的!”

    卧槽!

    这谶言未免太坑!

    下一刻,大春感觉一股气劲锁住自己了,根本动弹不得!怨气,这是怨气啊!东吴这边的勐将谁会有这么大的怨气?等等,他认识刘磐?懂了!谶言靠谱,他就是!

    大春急道:“太史慈将军,你并没有参加赤壁之战,所以你才可以来这里!我也不是银邪,我也是为了救出皇叔失散曹营的糜夫人和两位小姐,才不得不出此下策招揽三教九流之徒截营……”

    壮汉神情凝滞!

    大春惊魂未定!

    刘表的确有个很勇的侄儿刘磐,也一度被三国迷们认为是被埋没的勐将。放眼东吴也只有太史慈才制得住他。于是孙权就把被刘磐袭扰的南方六县合并为建昌郡,专门交给太史慈镇守,刘磐就再也没有动静了。确切的说,这个时期的黄忠是刘磐的副将,是太史慈把刘磐和黄忠都压制住了。

    206年,太史慈病死于任上。而赤壁之战是208年才开始。

    而三国演义的作者老罗见不得如此勐将如此平凡的退场,就给他“延寿”加戏,是战死于赤壁之战后的合肥战场。也算是勐将对勐将,死得其所了。

    然而太史慈死的时候很不甘,大叫:“大丈夫生于乱世,当带三尺剑立不世之功,今壮志未遂,奈何死乎?”

    但是这句遗言也被改了,《吴书》上写的是“当带七尺剑”,这七尺剑是皇帝用的,这就逾越问题大了!

    演义中的太史慈被描写成一个忠勇守信的忠臣形象,但史实上的太史慈可能不是臣,他的列传不是在《江表十二虎臣传》里,而是和士燮,刘繇这位老上级在军阀传里,这地位非同一般。

    太史慈镇守南方期间就开始“立囤府”,也就是三公才有资格的开府,这个时期也只有曹操才刚刚当上司空,才开始有资格开府招募自己的臣下属官。太史慈手上既有战斗力极强的丹阳山越认他当大哥,又收编了老上级刘繇的政治势力,而刘繇才是皇室宗亲江东正统,其人脉遍及扬徐青州中原。所以说,太史慈这建昌郡根本就是国中之国,和孙权其实不是臣下关系这么简单。

    当然,太史慈能发展到这个地步必然是和孙策有过约定的,也就是孙策那句“今日之事当与卿共之”,这“共之”就不是臣下,而是盟友了。毕竟搞定刘繇势力这事,孙策就办不到。刘繇的宗亲势力完全可以把孙家喷成反贼,在朝廷层面就站不住。

    所以说,如果太史慈真活到赤壁之战,外有曹操策应,孙家就真危险了……同时也不得不说,孙家气运是好,无论是周瑜还是太史慈,刚好在他们隐患最大的时候英年早逝。

    而这样一个明明已经死去的人,却出现在刘琦的追忆玄境赤壁之战的剧情里——那么有没有一种可能,太史慈可能就是荆州的天然盟友,刘琦这器灵把他召唤出来了?

    ……

    此时,壮汉终于说话了:“某人已死,叫我东哥就行了。”

    他认了!就凭太史慈的信义名号废话无需多言——

    大春毫不犹豫的行大礼:“求东哥助我!”

    太史慈呵呵一笑:“你知不知道你在刘皇叔身边是个什么身份?”

    大春很尴尬:“我能力有限,也未必能活多久,我只想趁还活着,力所能及的做一些事情。”

    太史慈冷哼道:“你倒是想的开?”

    大春也想趁机消解一下他的怨气:“时也命也,很多问题只要想开了其实就不是问题了。”

    太史慈摇摇头:“当初刘皇叔解我北海之围,这份情我还没还,我来帮你选人拉扯人马。你的身份也不适合与这些江湖人物亲自交往,弊大于利,交给我中间打理就是。”

    大春也确实不知道怎么和这些人交往,顿时大喜:“多谢东哥!”

    太史慈又望了望地上昏迷的傅士仁,然后翻身上马:“此事要机密,你别招待我,遇到我也别和我打招呼,你平时该怎么做就怎么做。等这人醒了就让他去城中驿馆找我联络。”

    大春激动的连连点头:“明白!”

    放眼三国,出身底层,既有超强武力,又有超强组织力,无论是上层士大夫还是底层山越都买账的,毫无疑问就是太史慈了。北海孔融号称三国三大喷子,偏偏对太史慈青眼有加,明知拉拢不了太史慈但还是尽心服侍其老母。唯独刘繇这宗亲摆谱不识人,不能重用啊。

    有他暗中出手,我还废个什么劲?躺平干嘛就是了,免得过于英明神武引来麻烦!

    太史慈策马进城后,大春将傅士仁摇醒。

    傅士仁惊惧迷湖:“公子,那人是?”

    大春神秘莫测道:“叫东哥,很厉害,以后将军负责和他秘密联络,他要钱要粮你尽量满足!”

    傅士仁惊魂未定:“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