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半仙 > 第六九七章 分赃
    半仙 作者:跃千愁

    



    第六九七章 分赃



    其实帮众们对这个帮派名字真的有很大的意见,先不说好不好听,一个落得这般凄惨下场的帮派名字,咱们再捡起来用算怎么回事?

    然而新立的帮主大人非要在这事上体现自己的权威,搞的大家也不好太过有脾气。

    没办法,大家抱团得有个顶梁柱,否则这房子撑不起来,风一吹就得垮掉。

    抱着是来天积山求财的念头,讲究那么多干嘛,不就一个名字嘛,一个个也只能是捏着鼻子认了,权当闻不到臭味。

    于是帮派名字的事就这么定了,换帮派服饰的事自然也就没了必要,身上蝎子帮的衣服也得继续穿着,瞬间省事不少,大家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帮主英明。

    不过也都反应过来了,绕了一圈回到了原地,之前为名字、为帮徽叽叽喳喳议论了个半天,全都是瞎扯淡,枉费大家一番热情,这叫什么事。

    逮住尸体搜查了一遍的牧傲铁衣服里已是鼓鼓囊囊的,整理了一个包裹背在身后,

    走到了庾庆跟前,“还有一堆兵器怎么处理?”

    一两件扔了也就扔了,这几十件兵器都扔了未免可惜。

    范九在旁建议道:“可以拿到块垒城去处理,玄级修士武器的品质应该都不会太差,应该也能卖些钱,这鬼地方可是连一件衣服都要上万两的。”

    他不懂牧傲铁话里的意思,庾庆却是一听就懂,几十件武器自己带着不方便,让其他人帮忙拿着,回头不分钱给人家又不合适,不过他自有应对,提醒了一声,

    “回头就近找找,看看有没有挑山郎愿意收购的。”

    牧傲铁立马明白了是在指南竹他们,当即点头,“好。”

    尸体搜刮完后,庾庆终于有心思带领一帮人进神庙里面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龚自庭也被一群人给提溜了进去。

    神庙内,光线昏暗,一道道月光从破口钻入,照着班驳的墙壁,令残破的神像朦胧,他们手中举着的荧光在这片空间内是那般渺小,冥冥中似乎有一双双深沉巨瞳在黑暗中盯着他们。

    尽管历经了数千年的岁月,初次进入的人还是被其内部残余的恢宏所慑服,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威压。

    内部比外面露出的一截大多了,露出的恍如冰山一角。

    “探一下。”

    庾庆招呼了一声后,拿着照明物的众人纷纷化作一个光点四散而去。仅供侠内部交流,严禁外传。

    好一阵后,再次聚集的众人表示暂未发现什么异常后,才又成群结队在一起查看墙壁上的雕刻图纹,希望能迅速找到麒麟参的线索。

    结果没他们想的那么美好,没有捷径可循,虽然已经挖出来的雕刻图纹大多都和麒麟有关,但还是看不出什么名堂,飞鹰帮干的活他们还得继续干下去。

    人手虽然少了些,该安排还是安排了下去,利用飞鹰帮遗弃的工具继续挖掘。

    趁这机会,庾庆利用帮主的权力,将牧傲铁从干活的人当中摘了出来,两人窝在角落里开始整理银票。

    具体搜刮到了多少钱,牧傲铁也不清楚,之前也不好当着大家的面来清点。

    窝窝囊囊一大堆理顺后,总数目是一千多万两,最大的一笔来自飞鹰帮右护法安天印身上,这还不是死者的全部钱财,死者没有把所有家当的现金放身上。从死者身上找到的钱庄存票来看,这帮人存在钱庄的钱至少是现金的十倍以上。

    奈何那些钱财他们吃不到,能不能去钱庄取出来另说,他们也不敢去钱庄取别人的钱。

    也不知这些死者有没有家人,有没有给家人留下取钱的方法,若没有的话,那只能是便宜了钱庄。

    庾庆本想说,还是无本买卖来钱快,现在只能唏嘘一声,“还是那几位至尊来钱快呀。”

    没办法,通行天下的钱庄被几位最强者联手控制着。

    牧傲铁又将背负的包裹拿下解开给他看,露出了一堆瓶瓶罐罐的东西,各种灵丹妙药之类的东西,都是死者生前备以自救的东西。

    庾庆:“都扔给老七,让他变现去。”

    牧傲铁拍着一旁清点好的那沓银票,问:“这个也要分老七吗?”

    庾庆问:“他又没拼命,咱们一人一半,你有意见?那你可以把你那半分他点。”

    “没有。”牧傲铁干脆利落,直接数了一半出来塞进了自己的怀里。

    庾庆不动声色的将另一半银票收了起来,交代道:“也不能让老七白跑一趟,这些灵丹妙药,还有那些武器,你回头扔给他处理,赚到的钱咱们几个再平分。”

    “嗯。”牧傲铁点头表示赞同,又重新将包裹收拾起来。

    庾庆提醒道:“记住,不要让老七知道我成了帮主。”

    牧傲铁一愣,抬头盯着他,旋即恍然大悟状,点头表示知道了。

    两人嘀咕两句后,又一起去提了龚自庭过来搜身,结果什么都没搜到,龚自庭说身上的财物早已经被茉莉和高长台给搜去了,被两人给分了,数目有好几百万两。

    两人听的牙疼,奈何这是人家在成立帮派前的收入,庾庆也不好让人家吐出来,

    毕竟他们吞的更多,理论起来得不偿失,只能忍痛作罢。

    不过龚自庭告知,说他在钱庄还存了两千万,愿去块垒城取出来献给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