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神宠又给我开挂了 > 第五零一章 打死他
    神宠又给我开挂了 作者:石三

    



    第五零一章 打死他



    黄书生浑不在意的收起了落日钉,他对哥哥姐姐们十分信任,自己也参加了多次“大罗界门”的历险,很清楚这些奇物的实力。

    落日钉在大罗界门的镜子上有一句评价:六阶以下,一击必杀。

    “孙长鸣很可能是真的带着人离开了【殇之国】。”黄书生开始分析:“他在【殇之国】中的事情已经办完了,拿到了血斑蚊的卵,自然没必要跟我的假身布偶硬拼。离开【殇之国】,他还有众多的手下,所以守在出口对他来说的确是最稳妥的选择。”

    “可是我却不信,东仙湖那么大,他能封锁住?除非他一直开着领域。”

    “他在六境中出类拔萃,却也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黄书生冷傲一笑:“可惜啊,他不知道大罗界门的存在,就算是离开了【殇之国】,我一样有机会杀了他!”

    他起身来整理了衣衫,用“元微数”卜算了一下正确方向,往【殇之国】的出口走去。地面上,几滴被他从假身布偶中甩出来的水滴,自动汇聚到一起,渗透进了地面下。

    在蚁山坍塌的深处,还有一团水灵汇聚,并且和假身布偶中的水分遥相呼应。

    孙长鸣的确已经离开了【殇之国】,在东仙湖上,对黄书生的【落日钉】垂涎三尺!刚才那一击干净利落,灭杀六阶轻而易举。但是孙长鸣也看出来,这种宝物似乎是不能一直使用,有次数限制。

    “这宝物,本大人要了!”

    ……

    裴病己似乎总是满肚子牢骚,这会儿又在喋喋不休:“为什么还要留下来给孙长鸣做事?我们已经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老赵,咱俩不管了,赶紧回去。你培养你的孩儿们,我研究我的奇毒。”

    赵逍遥也是个不大懂得人情世故的,此时百爪挠心:“可是孙大人说,他手里有获得蚊卵,不帮他做好这一次的事情,就不给我呀。”

    蝠道人对这两位很是不齿:“你们两人,靠着孙大人的帮助,一个得了天外奇毒,一个得了血斑蚊卵,如此巨大的好处帮孙大人做点事情,难道不应该?”

    两人并非真的好逸恶劳,只是不大懂得人情世故。蝠道人一说,也觉得有些难为情。只是裴病己仍旧习惯性地抱怨了两句。

    他们埋伏在某处地方——按照孙大人对水灵的感应,这是黄书生离开【殇之国】的必经之地。

    远处又来了三个,沌魈看到裴病己和赵逍遥很是不屑:“这两个是什么垃圾?真不明白东家为何要安排这么多人,有本座一位足矣!”

    裴病己勃然大怒,比我嘴还臭!可是沌魈毫不客气的显露出七阶的气息……裴病己现在有反制的方法,就是放出八方宝盒中的天外奇毒。他稍作犹豫便放弃了,主要是因为舍不得天外奇毒。

    这些人中,最受老爷信任的自然是魅魃,所以蝠道人立刻退开,将整个团队的指挥权交给了她。

    魅魃板着小脸很认真:“老爷说了,他要那只钉子!”小丫头此时颇有话事人的姿态,血红的大眼睛,缓慢扫过所有的参与者,紧握着小白拳头往下一砸:“老爷说过的话一定要实现,老爷想做的事情一定要办成,老爷看上的东西一定要拿到手!

    所以这件事情万万不能出错,那个家伙一定要打死!”

    她长得很可爱,但说出来的话很吓人啊。其他几个人连连点头,跟在老爷身边这么长时间,也都明白各自的排序,喜鹊和魅魃是大小丫鬟,虽然喜鹊一直以“大丫鬟”自居,可是对比一下喜鹊和魅魃,只要老爷不瞎,都会更喜欢魅魃吧?

    赵逍遥和裴病己难得没有反对,可能是因为魅魃这丫头在杀人夺宝、血债血偿一类的事情上……颇有领袖气质?

    几十里之外,黄书生停了下来,他又一次动用“元微数”对离开【殇之国】的路线进行了测算,自己并未走错。

    几十里的距离在斗笠的隐匿和飞遁加持之下,不过片刻功夫就过去了。顺畅飞遁的黄书生忽然感觉自己一头撞进了一片“蛛网”中,虽然看不见却感觉到有一道道密集的拉扯、粘滞力量,围绕在自己周围。

    向前、冲不破;往后、退不脱。

    黄书生不慌不乱,脸上露出澹然笑容:“小场面,在‘大罗界门’中,小爷不知遭遇了多少类似的变故。”

    他将斗笠一转,从下面飞出两件奇物。一个是刺猬木凋,砰的一声炸开来,在黄书生身外布下了一层厚重的猬甲,根根尖刺朝外,尖儿上泛着暗金色的光芒,带有奇毒!

    想来攻击我?扎你一身漏洞。

    第二个是一只小小的圆筒,里面有一面水晶透镜,漂浮在他的头顶不停转动,透镜里折射出一束毫光,切金断玉无坚不摧!

    随着圆筒的转动,毫光划过的地方,要么被一分两半,要么也是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焦黑痕迹。

    “何方妖孽?!”黄书生自信满满,这两件奇物是他在大罗界门历险中经常使用的一个组合,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如何对奇物进行组合使用,达到威力倍增的效果,才是他们在历险中能不能活下去的关键,黄书生自认在此方面很有天赋。

    可是那放出毫光的圆筒,忽然就被虚空中伸出来的血丝缠住了,然后扭转了圆筒,将射出的毫光扫向了自己的猬甲!

    黄书生吓了一跳,赶忙一抬手收回了圆筒,对暗中的敌人十分不满:你这就有些不讲武德了。

    他原本以为自己是撞上了古灭域中的妖兽,但是血丝出现他就知道是孙长鸣的手下!

    “呵呵,你们的那位孙大人,真的好生狡诈,可惜啊,这些手段在我这里并无用处。你们根本不知道我曾经历了什么……”

    魅魃是真的有些厌恶他了,一个大男人,打仗就打仗,为何如此啰嗦!

    界英感受到了大姐头的情绪,凌空便有十几道草茎抽落下来。它的这些草茎又粗又长,好像柔韧的长鞭,但是真正的杀招是每一次抽打带来的虚空震荡。

    这种震荡发出怪异的“嗡嗡”声,让黄书生头晕目眩,总感觉自己的魂魄要和身躯彻底分离。

    他又取出了一张木制面具带上,这件奇物给他增加了一层灵魂防御。然后斗笠旋转飞出,边缘放出环形灵光,切向了界英的草茎。

    却忽然有一片混沌黑暗凭空出现,斗笠陷入其中便动弹不得!这件奇物十分珍贵,黄书生不肯放弃,从袖子里又摸出了一柄战斧,大吼一声扑上去砍向混沌黑暗。

    与此同时,他的身后自动浮现出八具机驽,对着他的行动瞄准对手准备射击。

    他的脚下,铺开了一条岩浆长河,散发着可怕的热力,分成了几股随时防备可能出现的敌人。

    多种奇物组合攻击。

    偏生一道道血丝又凭空冒了出来,缠住了那些机驽,硬是将它们掰扭瞄准到黄书生身上!

    而那一条岩浆长河中,不知怎的忽然不再流淌,随后便看到一只虚幻的赤红鬼手,捏泥巴一样将岩浆团在了手中,随意的揉搓玩耍!

    来自神造物【纵火者之手】的某种能力,是蝠道人出手了。

    黄书生声势浩大的一场反扑,聚集了三种奇物攻击,转眼间就只剩下了自己手中的战斧。

    沌魈最不怕的就是这样的攻击,战斧噼进了混沌黑暗中,就被黏住了。黑暗顺着战斧向上蔓延,黄书生抽不回来,可是他脸上的焦急却很快转化为了狡诈的笑容:“去死吧!”

    他松开战斧的瞬间,手中已经握住了落日钉,狠狠刺向了沌魈!这件奇物天生克制阴暗类的妖异,就不信杀不死你!

    同时,他的身边漂浮出四只假身布偶,各自持着强大奇物攻向不同的对手。黄书生叫嚣:“你们以为以多打少就能击败我?太可笑了,让你们见识一下奇物的厉害!”

    四周的虚空中,飞来的爬来、钻出来、跳出来……无数的蛊虫!有的只有芝麻大小,有的却是十多丈高。数量庞大的蛊虫互相弥补缺陷、发挥长处,化作了可怕的浪潮,将四只假身布偶淹没了。

    它们所持有的奇物,威力也被蛊虫抵消。

    而黄书生最为自信的落日钉,倒是刺中了沌魈,不过沌魈毫无反应:“诶,我是七阶,你这东西伤不到我。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黄书生目瞪口呆,只觉得孙长鸣你真是个狗官——稳如老狗啊!你不但派了一大堆人来埋伏我,竟然还有一个七阶!

    只要换个正常人,有了七阶根本就不会再增加其他的帮手了。

    孙大人没有直接在蚁山那里就收了假身布偶和落日钉、《死者书》这些,就是因为孙大人有把握,自己手下齐出,可以无伤击杀潜伏者,不用在蚁山那里冒险。

    混沌黑暗再次沿着落日钉蔓延上来,黄书生怒吼一声,只得跟放弃战斧一样放弃了落日钉。

    他越打越憋屈,一旦使用强大的奇物,就有沌魈出面抵挡。奇物的特性决定了,能够灭杀六阶的威力,却无法对七阶造成有效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