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十百千万的亿 - 他人视角(2) EXO之众星捧你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世勋,伯贤他失恋了?”

    “不是。”

    “那,那这是为什么啊……没有谈恋爱吧,我觉得伯贤不是谈恋爱的样子啊,那现在是什么?伯贤他,王单他……”

    吴世勋转过脸,挑起一边眉毛,面上的表情似笑非笑:“哥,我说了,tips给你了,你自己猜。”

    朴灿烈哽住。

    臭小子。

    心思重的臭小子。

    难猜的臭小子。

    sm的花田——李秀满的大型手办展中,有命名为sehun的一位。

    传闻中,吴世勋是队里最没有事业心最随心所欲的少爷派代表人物,传闻中,吴世勋也是最有义气感的老幺。

    他的眉峰眉尾浓墨重彩地勾勒过了,扇形的眼睛却有东方人诗情画意的深情,但你要是伸出指尖想要触碰,离近了,再近了,再有分毫触及密密的眼睫毛微微翘起的尖儿……

    停。

    就到这里。

    有机会见到吴世勋,你们会惊叹的。

    多情又无情,真美啊。

    不过现在暂且不议论吴世勋的勾人之处,现在的吴世勋只是个喜欢逗逗他敏感又善良的灿烈哥哥又总是把哥哥们的事放在心上义气的忙内,也是个看着粉丝去上学会露出爸爸微笑的爹系爱豆。

    他要操心的事情从来不多,有时候看着他也会觉得李秀满老师在人物设定上真的有独到之处。

    吴世勋,风,很像不是吗?

    过往不留痕。

    自己的人生一帆风顺,得上天宠幸,想要得到的即使是天上的星星也不必他争取就会落在他手里,这样的人,少有欲望,不惧羁绊,随意而散漫。

    他没有野心,容易满足,这样的人,唯一的责任心叫做exo。

    “你知道吧,”朴灿烈微微皱起眉头,艳丽的眉眼便多了锐利的气息,像是从桃花枝桠中飞出一柄冷剑来,“伯贤不容易受情绪影响。”

    “知道,”吴世勋笑起来,他笑起来很漂亮,有梨花盛着雪的清朗,但落了意味不明的阴影,“所以这次的人不一般吧。”

    朴灿烈沉声:“吴世勋。”

    “你担心太多了,哥,”吴世勋俯身捡起落在沙发上的手机,声音低而慢,“总是想太多所以才会累,伯贤哥什么事没经历过,他一直没在怕的。”

    他看着屏幕上围着红围巾红着脸的小姑娘,眼里的情绪温柔:“只是,确实是值得他动摇的人。”

    “欸?”

    朴灿烈的眼神一下从刚刚才绷住的冷厉化为了懵然,他瞪着一脸温柔的吴世勋,重复着无意义的单音节:“欸?!”

    空气像是被抽干了,世界剩下颜色。

    “……你那顶帽子,也是给她了是不是?”好半天,朴灿烈喉结动了动,低哑的气声打破了沉默,然而声息一瞬陷入名为安静的迷雾,“那顶你一直戴着的帽子,你说送粉丝的那顶……”

    吴世勋缓缓偏开目光,看向右上方,似乎是在认真地回想,又似乎是在敷衍地编造谎言。

    “不记得了。”他说。

    “砰。”

    吴世勋避开破空而来的抱枕,听到朴灿烈低吼:“骗人!”

    “哥知道我不会说实话的啊。”他边说,目光落在被抱枕砸倒的d.o.精心摆好的菜谱以及笔记上,那散了一地的纸张上仿佛透出了某人被锁喉的未来,他露出一点幸灾乐祸的笑容,“呀,哥。”

    朴灿烈没好气:“啊?”

    “你砸到暻秀哥的东西了。”

    暻秀。

    采访问朴灿烈最害怕的是什么。

    某人说:都暻秀。

    当事人朴灿烈:“……”

    槽。

    他连滚带爬地扑过去,一把推开碍事的吴世勋,手忙脚乱地整理。

    都暻秀今晚不会回来,按道理应该不会回来吧,他要拍摄电影所以进组了嘛,所以……

    “哦,你们在干什么呢?”

    门开。

    熟悉的嗓音。

    “灿烈?”

    严肃的疑问语气。

    朴灿烈的手猛然停住,三秒后双手合十放在胸口。

    god bless me.

    事实上朴灿烈度过了一个悲惨的夜晚之后,第二天起来,没精打采的也只有他一人,知道很多的吴世勋和疑似失恋的边伯贤都非常正常。

    朴灿烈一看当事人们都一脸安然,噎住了一阵后想开了:他操的什么闲心,他妈的。

    这些可不是让人操心的主儿。

    city lights 签售会。

    边伯贤solo的第一场签售会,室内举办,人声嘈杂,座无虚席,闪光灯刺眼的亮光从这闪到那,像是无数闪电。

    “咔擦。”

    “咔擦咔擦咔擦。”

    “啊啊啊,伯贤!!”

    “baekhyun呐!”

    王单站在边伯贤身旁观察着边伯贤,他素颜,皮肤状态很好,精神状态也很好,不愧是从不让人担心的边伯贤。

    那天晚上所有的异常都如王单一人琢磨过度而陷入的荒唐错觉。

    一周了。

    边伯贤一直都非常正常。

    但本来,“非常”一词就是非同寻常的意思,和“正常”放在一起,很违和。

    粉丝来来去去,王单请粉丝下场的绅士手基本没有放下,他注视着边伯贤对每一个粉丝投去温柔的目光,看边伯贤耐心侧耳倾听的模样,心中深叹一口气。

    这个人就该是爱豆。

    真的。

    粉丝红着脸下场,又来了一位粉丝,白色的衬衫蓝色的牛仔裤,黑色的披肩长发,面容——王单愣了愣——是位有名的老粉,除去粉丝的身份,在商业上和sm有合作。

    记得这位女士名字是叫——

    女士在此时出声:“伯贤。”

    边伯贤抬头,接过专辑,笑道:“来了。”

    在这种场合,两人对话太闲适自然,熟稔得与其他人格格不入。

    “很久没见了吧。”

    “是很久没见了,”女士说,“不过初舞台打歌我有来。”

    “看见你了。”

    女士笑了起来:“是吗?我和很喜欢你的女孩坐在一起,是一位非常可爱的小姑娘,恭喜你啊。”

    边伯贤笔尖顿了顿,抬眼,下垂的眼眸中划过一丝诧异。

    “记得那我送你这个的时候说过的话吗?”女士转开话题,指了指边伯贤依然戴在腕上的手链,“说要成为彼此的勇气,长久地相互守护下去。”

    边伯贤怔住,下意识看向女士白皙的手腕——空的,他的心跳也莫名空了一拍,抬起的眼眸中瞳孔微微放大:“你……”

    “我前年不是告诉你我要结婚吗?”女士眉眼弯弯地笑起来,眉眼通透温柔,“但因为我和我先生都太忙了,其实一直没有举办婚礼的时间。”

    她伸出右手的无名指,上面有一细细的银环,映着柔和的光:“我先生是个闷葫芦,心里一直很在意我戴的手链是和其他男人一对,但一直不说,很可爱吧?”

    “买了婚戒只是悄悄地放在床头柜,不告诉我,就那么放着,我的先生实在是——太可爱了。”

    “所以,”女士对伯贤笑了笑,目光向上看向商场的二层扶梯口方向,声音温柔,“我想给我爱吃醋的先生一点安全感。”

    边伯贤跟随她的目光看过去:“你的先生也来了吗?”

    “嗯,”女士笑起来,“说想亲眼见见我喜欢了七年的男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边伯贤舔了舔嘴唇——紧张。

    “哈哈哈哈,没事啊,”女士一直都是笑眯眯的,“我先生人很好——啊,对了,你的手链其实也可以摘了吧?”

    边伯贤下意识捂住腕上的银链:“为什么?”

    “因为我们都已经成为了能守护自己的人,路可以一个人走,无需人同行了不是吗?”女士棕色的眼眸中那深黑的瞳孔依然是将人灵魂吸入的森然,但那对边伯贤无害——边伯贤知道,“我不需要了,你早就不需要了。”

    “你已经无所畏惧了,伯贤。”

    边伯贤只是看着她。

    女士转着婚戒,勾起唇角说道:“伯贤,我以前做过一个梦,梦里我们不是粉丝的关系,是情侣,从高中就认识的情侣,分分合合过了七年。”

    边伯贤愣住,眉眼霎时抬高:“欸?”

    他愣了一瞬,开玩笑道:“你做的梦吗?不像你啊。”

    女士也有些无奈地垂着眉眼笑:“是我,而且梦里我真的很爱你,比起自己更爱你。”

    “那我们结婚了吗?”

    “最后我们分手了,就在今年,在你superm出道前,”女士忽然抬眼,平静地盯着边伯贤的眼睛,“我提的分手。”

    “……为什么呢?”

    女士端详着边伯贤认真而郑重的神情,肩膀一松,眉眼倏忽一弯,语气轻松:“因为只是梦啊。”

    边伯贤一怔,忽地也释然地笑:“是啊,所以睡醒了就好了。”

    女士到了要下台的时间,王单看在她是老粉且边伯贤自己有意愿聊下去的情况下已经给了她多余的时间,但偏心也不能做的太明显。

    边伯贤把签好名字的专辑递给女士。

    女士接过专辑,再次看向二楼的方向,声音有些沙哑,但却盈着幸福和沉静:“伯贤,不管哪里是梦境,即使现在是在梦里,我都很高兴这一次我用了正确的方式陪你走下去。”

    “这份勇气,”女士指着边伯贤手腕上的银链,低语,“送给有需要的人吧,会有人需要它的。”

    王单在一边听得云里雾里,却也没有想要搞懂的欲望,边伯贤和粉丝之间的默契他不懂也很正常。

    他也只是不经意地瞥向了女士看向的方向,二楼站着白衬衫的男人,即使在拥挤的人潮中,在一众欢呼雀跃的小姑娘里,那个挺拔的人依然扎眼,鹤立鸡群一般。

    那人的眼神清醒而淡漠,遥遥投来,接触了一瞬。

    王单的瞳孔瞬间放大。

    徐映?!

    但徐映却没有看他这位多年老友,目光果断移开,王单下意识跟随着他的目光看去——是那位正要走的女士。

    而那个万年面瘫的脸上居然出现了堪称温柔的笑。

    夭寿了!

    “我家先生是个闷葫芦。”

    “很忙。”

    没有记忆点的话语连成串。

    人生如此跌宕起伏,与他毫无关系的家常却给了他当头一棒——我去徐映这个闷油瓶,闷声干大事啊?!

    女士已经走出几步,却被王单追上叫住,她有些不解地站住:“请问有事吗?”

    王单微笑:“请转告徐映,王单祝他幸福。”

    女士愣了愣,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啊,我会如实转告的,这之前的隐瞒我先替我先生给您道歉,结婚的时候一定会邀请您。”

    王单保持微笑,用余光不住地削二楼的某人:“一定。”

    他伸出手:“虽然不是正式见面,也不是合适的场合,我叫王单,是徐映的唯一的狐朋狗友。”

    “虽然不是正式见面,也不是合适的场合,”女士拂过耳边的碎发,伸手回握,“您好,我叫简昧,是徐映唯一的的合法妻子。”

    边伯贤在此时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目光越过人群投来,简昧对他微微笑了笑,转身离去。

    他下意识转了转腕上的银链,有些不明地心跳加快。

    “送给有需要的人。”

    心里有唯一一个人选。

    简昧坐回位置,穿过人海遥遥望着高高在台上被光所笼罩的边伯贤,很低很低地笑了:“我回来了。”

    她看向二楼,毫不意外地对上那一直注视着她的目光——来自她的唯一合法丈夫徐先生,她直直地看回去,忽而低头一笑,缓缓向他伸出手。

    无名指上的银色戒指闪耀。

    “还好,我们都睡醒了。”

    ※※※※※※※※※※※※※※※※※※※※

    简昧的身份,建议去看我专栏里的《艺人的恋人》来补一补她和伯贤的故事。

    一如既往的谢谢各位小可爱的支持嘿嘿嘿,真的喜欢看大家评论,大家不管说喜欢,还是说有感想,或者聊聊最近的事情,我都很开心~

    手链的灵感我是自己写着写着,后来发现现实生活中真的有,刻着fearless,听说是喜欢伯贤的粉丝们送的,也有说是老师送的,anyway,不是非常清楚,但手链是真实存在的。

    小故事1:“向我走来”的情节取自于现实生活。

    有一次签售会一个粉丝对边伯贤说“我可以娶你吗”,边伯贤说“如果十年后你的心意还没有变的话,就请向我走来吧”。

    小故事2:爱丽问伯贤:“为什么最近不带‘无所畏惧’的手链了?”伯贤说:“因为现在没有什么可以让我畏惧的了。”

    (事实上最近承认了,是自己不小心弄丢了kkkk)

    感谢在20200713 13:31:28~20200714 22:21: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1v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