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十百千万的亿 - 凶手就是你 EXO之众星捧你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经纪人走了。

    房间里只剩下边伯贤,吴世勋和两个穿着睡衣的小姑娘。

    空气又充满了谜一般的尴尬。

    简小小僵硬地坐着,捂着半边发疼的脸,垂着眼不知所措。

    “呜呜……呜呜呜……”兔子姑娘哭得实在厉害,豆大的眼泪扑朔扑朔地落。

    简秋忍不住抬眼瞧了一眼,顿时心生同情。

    虽然知道对方可疑,但是看她也只是个跟自己一样的小姑娘啊。

    肯定会害怕吧……

    简小小这么想着,抽了张纸巾,轻轻递到兔子姑娘脸颊边,小心翼翼道:“那个,擦一下眼泪吧,别哭啦,没事的,他们都是好人……”

    兔子姑娘垂着脸,嘤嘤哭着,没搭理她。

    “那个……”简小小尴尬地伸着手,有些不知所措,“那个……”

    “给我吧。”

    边伯贤不知何时走到了她身边,漆黑的眼眸注视着她,轻声道。

    简小小浑身僵住,脸立马通红,手忙脚乱地举着纸巾,僵硬地点点头。

    “谢谢。”边伯贤见简小小慌张的模样,勾唇笑了笑,他接过纸巾,温柔的眉眼满是耐心,转头,温声对兔子姑娘道,“来,擦下眼泪吧。”

    兔子姑娘慢慢抬起头,眨着哭得通红的眼睛,楚楚可怜地望着边伯贤,吸了吸鼻子,接过纸巾,细声细气地道谢:“嗯,谢谢伯贤哥哥……”

    她拿着纸巾柔柔地按着眼角,咬着嘴唇,还是止不住抽泣,惶惶地抬眼望着边伯贤,无助又依赖:“真的不是我,伯贤哥哥,你要相信我……”

    对上兔子姑娘亮晶晶的眼睛,边伯贤垂着温润的眉眼,温声道:“你先别哭了好吗?女孩子哭多了对身体不好。”

    “嗯……”

    见兔子姑娘的情绪似乎稳定下来了,简小小也松了口气。

    好近……

    见边伯贤靠得近了,简小小连脸都不敢抬,默默地尽可能蜷缩了起来,就连相接触的衣角都收起。

    虽然平时总是叫着要当伯贤老婆啥的,但真正接触了,却觉得要保持距离。

    他是idol,她是fans。

    敬,而远之。

    “你冰袋好像都化了,没事吧。”

    对面忽地传来淡淡的奶音,简小小的思绪被打断。

    “啊?”

    她懵懵地抬头,对上吴世勋深邃的目光,下意识捂紧了冰袋,摇头傻笑道:“没事没事,还冰的呢。”

    她挥着手,又笑得没心没肺,一看就是傻乎乎很好说话的模样。

    “……”吴世勋盯了简小小几秒,抿了抿嘴唇,微微垂下英挺的眉眼,漆黑的眸子里似乎有几分无奈,他无言站起,迈开长腿大步离开。

    怎么,怎么就走了……

    简小小看着他一言不发地离开,心里直打鼓。

    她刚刚说什么冒犯他了吗?

    没等简小小想出个所以然,吴世勋就回来了,手里拎着个什么,顺着桌面,轻轻推到了她面前。

    森森的寒气冒了出来,所经之处都是水珠。

    简小小下意识低头,定睛一看,是个……用白色毛巾裹好的新冰袋。

    “换了吧。”吴世勋单手拉开椅子,随意坐下,淡声道。

    简小小呆住了,愣愣地把吴世勋盯着。

    吴世勋挑眉,掀起唇角:“还不换?”

    “……欸,欸好的,好的……”简小小反应过来,脸一红,连忙低下头,手忙脚乱地放下手里的冰袋,重新把吴世勋给的冰袋捂上。

    “嘶。”

    好冷。

    猝不及防被冻到,简小小皱起小脸,咬着牙没出声。

    这可是吴世勋给的冰袋!再冷也是暖的!

    吴世勋看她听话的模样,满意地微微点头,锋利的眉眼漫上一份笑意,竟是稍稍柔和了些许。

    “……”兔子姑娘恰巧抬眼,看到了一切,眼睛一红,咬着嘴唇没作声。

    “……?”

    简小小低着头捂着冰袋,突然感到一道刺骨的目光,她一个激灵,寒毛顿起。

    一抬眼,她直接对上了兔子姑娘红通通的眼睛,看到冷光一闪而逝,一瞬又是熟悉的泪光闪烁和无辜。

    简小小愣住了,有些不敢相信。

    眼花了?

    兔子姑娘盯着她,突然出声,咬着嘴唇,有些羞赧:“姐姐你能不能不要盯着我看呀……”

    姐,姐姐?

    她才十八岁……

    “啊?”简小小被突如其来的称呼震了一下,傻了半秒,随即不好意思地憨笑着移开了目光,“不好意思啊,那个……不是故意的。”

    “来,”边伯贤给两人重新倒了开水,又拿了两床毛毯,温声吩咐道,“盖上吧,冷。”

    兔子姑娘连忙伸手接过,娇羞地垂着头道:“谢谢伯贤哥哥。”

    简小小本想伸手去接,兔子姑娘先一步从边伯贤手里接过了,转身塞到她手里,软软地道:“来,给你,姐姐。”

    “啊……谢谢。”

    简小小愣了一愣,对上兔子姑娘亮晶晶的眼睛,不疑有他,笑着道谢,低头把毛毯铺在腿上。

    也没多久,经纪人就拿着个包上来了。

    黑色,显眼的exo logo。

    简小小不经意瞥见了兔子姑娘的脸,只见她眼神从容坦然,很平静。

    “是你的吧?”经纪人看着兔子姑娘,问道。

    兔子姑娘点点头,咬着嘴唇,目光坦然地糯声回答:“对,是我的。”

    “确实是衣服。”经纪人没什么表情,皱着眉把包里所有东西都拿出来。

    居然真的是衣服。

    而且只有衣服。

    简小小眼神发直地盯着,确认了几遍,有些发懵。

    那时候,明明包不是软的,里面肯定不是衣服啊……

    怎么回事?

    兔子姑娘咬着嘴唇,很是委屈:“我说了真的不是我,我没有,现在应该可以相信我了吧。”

    经纪人没说话,紧接着拿出了一个黑色摄像机,砰地扔在了桌子中央。

    “这个,你们谁认?”

    简小小被吓了一跳,本能缩了缩,被经纪人盯了一眼,连忙摇头:“不是我的。”

    兔子姑娘似乎也被吓到了,抖了抖,无措地摇头。

    “在你们楼层的客厅找到的,里面的存卡已经拿走了,”经纪人冷着脸,声音越发严厉,“我们只要继续看监控就能知道是谁了,你们还是要继续这样吗?”

    “以为把东西丢出房间我们就找不到了吗?”

    “如果还不承认,我们就看监控,直接叫警察来处理了。”

    警,警察?

    简小小瞪大了眼睛,吃惊地看着经纪人。

    如果叫了警察,这就真的闹大了。

    见两人都不说话,经纪人看了眼边上的边伯贤和吴世勋,见两人神情倦怠,眉眼稍稍温和了些许,低声吩咐道:“你们先去隔壁suho那里休息吧,这儿就交给我处理。”

    “……行,”吴世勋轻轻瞟了一眼垂着脑袋的小姑娘,见她傻乎乎的模样,皱了皱眉,沉声道,“那交给哥了。”

    边伯贤轻轻颔首:“有什么需要我们的再叫我们,哥。”

    吴世勋走出两步,顿住,转身,目光在兔子姑娘和简小小间来回几次,语气淡淡地出声:“承认,道歉,删掉视频资料,把东西还回来。”

    他眉眼锋利如刃,轻启薄唇,几个字沉沉地落下:“很简单。”

    兔子姑娘的睫毛颤了颤,没作声。

    简小小头一次听到吴世勋这么冷漠冰凉的语气,只敢盯着地面,大气都不敢喘。

    “走吧,”边伯贤眉眼间满是无奈,他拉了拉吴世勋的手臂,“哥会处理的,世勋。”

    吴世勋没再说话,转身出了门。

    边伯贤看了一眼两个姑娘,温声道:“如果那位在这里,我想说,我们不会知道你是谁,也不会讨厌你,但如果真的要请警察处理,我没有办法再将你当成我们的粉丝看待,我们会很愧疚,因为我们,一个女孩做出这样的事情。”

    “请多爱护自己一点吧。”

    简小小抬眼,恰好对上边伯贤温柔的目光,莫名有些同情和愧疚。

    可能,不懂事的粉丝行为,真的给他们带来了太多麻烦吧……

    等两人走出,门被关上。

    经纪人的脸色终于垮了,他狠狠拍了拍桌子,厉声道:“不想丢脸的话,就自己说出来,不然我再把伯贤他们叫回来,我们就当着大家的面看后面的监控录像,到时候再被戳穿可就更丢脸了!”

    “再不承认,我们会直接把监控录像给警察当作证据。”

    气氛猛地压抑起来。

    简小小被这般严词厉色吓得一个抖索,嘴唇颤了颤,捂着冰袋不敢说话。

    兔子姑娘咬着嘴唇,倔强地昂着头,眼神坦然明亮,语气也变得坚定:“叫警察吧,我没有关系的,因为跟我没有关系,交给警察来处理好了。”

    她看了眼摄像机,目光闪烁了一下,道:“既然摄像机不是在我这里找到的,是在客厅找到的,所以,可能是这个姐姐做的啊,我在客厅见过她。”

    啥?

    简小小一惊,瞪大了眼睛看着忽然向她泼脏水的兔子姑娘,懵逼了:“啊?”

    才意识到周围人都看着她,简小小连忙摆手,慌张澄清自己:“不是不是,我真没有,你们可以继续看后面的监控的啊,看是谁扔在那里的就知道是谁干的了。”

    兔子姑娘抬眼瞥了她一眼,又垂下头,咬着唇,声音细细地似乎是在害怕:“我,我不是说姐姐,我只是看到姐姐了所以才说的……”

    “姐姐别怪我……”

    “我没有怪你的意思,”简小小愣了一愣,小声辩解道,“我的意思是……”

    经纪人不耐烦地打断两人的争执:“行了,既然两位都不承认,那我们就直接报警吧,让警察处理。”

    “那个,”简小小不解道,因为被说话打断有些生气,她细细的眉毛皱了起来,但语气还是软软的,“我们看监控不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经纪人瞟了她一眼,冷笑:“要是监控没出问题,我能在这问你们?”

    他哼了声:“只有那个时间段的监控出了问题,大楼外面的监控,客厅的监控,都有长达半个小时的空白期。”

    经纪人不明意味地笑了笑:“还真是好本事。”

    听完情况,简小小一愣。

    监控出问题了?

    那刚刚,经纪人说看要看监控,是在诈她们?

    事情似乎麻烦了很多,她好像还不能洗清嫌疑了???

    “我也不想让你们当着自己偶像的面丢脸,”经纪人深吸了口气,语重心长道,“自己说出来,我们可以私了。”

    “不说的话,我们只能报警处理,两位都是成年人,做出这种事要负法律责任!”

    面对一通胡萝卜加大棒,兔子姑娘没吭声,只是簌簌地落着眼泪。

    简小小一脸懵逼,只是低着头,因为吴世勋和边伯贤离开了,冷风又从破窗里涌了进来,吹得她浑身发抖。

    僵持,无尽的僵持。

    简小小冻得脸也发紫,咬着牙,裹紧了毛毯。

    在僵持的这个时刻,忽地又有一个安保拿着什么进来了,和经纪人耳语了两句。

    经纪人瞥了兔子姑娘一眼,眉头紧锁:“在楼下花丛里找到了被丢弃的攀爬设备,还有黑色的衣服。”

    他的声音猛地沉了下去,眼睛紧紧盯着兔子姑娘:“衣服,是你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